彩588彩票-“死刑”与重生:被书本拯救的浪子
时间:2020-01-11 10:52:15

彩588彩票-“死刑”与重生:被书本拯救的浪子

彩588彩票,编者按:又是一年高考季,就在又一批年轻人即将走进象牙塔的时候,高墙电网内,有一群特殊的考生,也在用他们的汗水圆着自己的“大学梦”,他们是服刑人员,也是自考大军中普通的一员。在黑龙江监狱管理局的协助下,本报记者走近了这群特殊的考生。记者首先来到的是哈尔滨监狱,这里是自考成果最突出的监狱之一,在服刑人员当中开展自考活动16年来,已经有200余人参加了25个专业的近300个科目的考试,其中12人通过了毕业论文答辩,13人已经获得本科毕业证。到出狱时,有的服刑人员拿到了四个不同专业的毕业证,这群曾经犯下重罪的年轻人,就这样拿刑期做学期,与昨天的自己挥手作别。

身着囚服,30岁的刘海洋坐在了记者面前,他很有礼貌,可他说话的时候手势很多,他承认,自己的天性里有张扬的成分。2006年,19岁的刘海洋因冲动杀人被判死缓,青春在那一刻似乎戛然而止。

边缘少年 四处游荡

时光倒退到15年前,刘海洋绝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痴迷上书本,那是他一心一意想要逃离的苦海,他没什么理想,确切的说,人生压根就挺没劲的。

“父母总是吵架,刘海洋初中毕业那年,父母到底离婚了,我跟父亲。我那时的玩儿心特别重,父母一离婚,我居然还有一种终于可以放松了的感觉。”书不念了,总得学点手艺吧?家人把他安排到舅舅的饭店学厨师。可是他压根呆不住。“那时候大街上就是天堂,厨房就是地狱”。“游戏厅、网吧,整天呆在那些地方,结识了一帮所谓的朋友。没有收入,就靠有钱的朋友救济,或者回家向父母讨要。”那时候的刘海洋,“天天在街上溜达,打架早就司空见惯了,天天腰上别把刀。吓唬别人,也给自己壮胆儿。”

意气酿大祸,青春从此戴上锁链

2006年,19岁的刘海洋在网上谈了一个女网友。两人第一次见面,吃完饭下楼结账时,意外发生了。“我从楼梯上下来,看到她(女网友)正和一名客人吵架,其实就是那客人喝多了,但当时的我天不怕地不怕,再加上有女人在旁边,我觉得自己作为男人必须有点‘面子’。”于是,年少无知的他拉开网友,拿出了短刀,一刀捅在了客人身上。那时候我完全没有法律意识,捅完人,我啥也没想,转身就走了。”过了两天,他听到,被害人死了,他的一刀捅在了那人的动脉上。“死人了,当时头脑里就一句话‘杀人偿命’,听说主动投案能减刑,我自首了。”他还记得,那是一个接近凌晨12点的深夜,他的人生中第一次有了一种叫惭愧的感觉。“我马上就要被押送到看守所,一回头,看到了刚做完笔录的父亲。他跟我摆了一下手,哭了。”那时候,19岁的刘海洋突然意识到,自己太混蛋了。他强忍着眼泪,跟父亲大喊:“爸,都是我自己作的,你们别管我了!”20岁的刘海洋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。2007年,他被投入哈尔滨监狱服刑。

在读书中反省,古惑仔变身小才子

刚进监狱时,“自由”惯了的刘海洋不适应,“我整天回忆以前呼朋唤友的日子真好。”在外面“野”惯了的刘海洋感到自己快要“憋”坏了,监狱民警找他谈话,鼓励他多跟上进的狱友交朋友。狱友中还真有个特别刻苦的人。“每天劳动完,他都在灯下看书,特别认真,我就很好奇,这书有啥好看的?借我看看。”就这样刘海洋阅读了人生中的第一本书,是《三国演义》。“一边查字典一边看的,写得太好了,我一连看了四遍。”“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。这不就是我的青春写照吗?最爱的是《红楼梦》,文字典雅考究。再比如说读《白鹿原》,我能读懂里面的感情,它们符合我的心境,让我想起我的遭遇,让我产生共鸣。”慢慢的,他越来越沉醉在这个文字的世界,也开始提笔创作,在监狱系统举行的诗词比赛中,他多次获奖。看了电影《画皮》,他感叹“柔骨无心为心忧,有心无画为情愁。知我心者空成梦,不知我心谓何求?”深秋天凉,他作了一首《柳梢青》:碧水惊秋,天云宇阔,细雨织愁。衰草粘风,东篱风紧,菊陨香休。曾执红袂闲游,今看是、只单影瘦。飞鸿何处?天涯海角,把盏还忧!

刘海洋还学会了弹吉他。监狱内部的文艺汇演,刘海洋成了舞台上的大明星,他抱着吉他自弹自唱,自编自导自演的小品也让人眼前一亮,心头一震。监狱把他调到了教改科,让他做《丑石》的编辑。《丑石》是哈尔滨监狱自己创办的,监狱内部文学杂志,在全国监狱系统很有影响力。“真的后悔了,再想以前那种生活简直可笑,为什么以前不学习,不看书,没继续上学是我的一大遗憾。最好的岁月要在监狱度过,我突然特别想念校园,想把我应该做的事儿都做一遍,把以前的错过都弥补一遍。”2014年,刘海洋参加了自学考试,选择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。

教改科的副科长张亮告诉记者,帮助服刑人员申请参加考试并不容易。因为没有自由,服刑人员无法去监外考试,民警便协调高校,将考场、答辩现场都设在了监狱内部。刘海洋说,刚报考的时候,他也不是很有信心,毕竟底子很薄,是监区的民警,“给我借来了书,鼓励我一定能考过。”每天晚上,劳动结束后的休息时间,他全部用来看书。三年的时间里,他已经通过了10门课程,还有两门就能拿到大专毕业证了。“毕业后,我还会继续学习,争取拿到本科证。”“这些年很对不住家人,父母和弟弟经常来看我,他们一直没有放弃我,父母甚至因为我的事一度复婚,我的事让他们很愧疚,可是他们真的不合,后来还是分开了,但是我还是很感动。记得当年刚入狱的时候,我妈妈给我写过一封很长的信,她特别自责,她说如果时间真能倒流,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家团聚。”这一天已经不再遥遥无期,由于表现良好,刘海洋获得了2次减刑,还有11年7个月,他就能走出高墙,重归社会。他信心满满的告诉本报记者:“重归社会后,我还会继续写作的梦想,如果有可能,我想做一名作家!”(李熙爽 王静)